热门搜索:

明月我心: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文章来源:微型无线摄像头网 点击次数:

时间总是快的超过感情的速度,而人生又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夜色已深,他和她各自都有等着他们回家的人。

再见他,已是二十年之后。

二十年同学会,原本只是奔着他而来。其余同学都是可见可不见的,见面寒喧一阵,便没了太多的交谈。同学们大多面目全非,要在记忆里努力挖掘才找出点些微的印象,只有他,一点没变。从进来的那刻起,她就开始坐立不安,生怕他指着人问:那个女同学是谁?

在他端着酒杯走过来时,她的第一句话竟是:我的样子没让你失望吧?是呀,二十年了,人生的变化太多,当年的如花少女已成了中年妇人,怕只怕自已的沧桑让他失望,好在他还象当年一样让她放心。

没有寒喧几句,酒席散了。在歌厅震耳欲聋的音乐里,酒精的兴奋让她说了许多平时再怎么也不会说的话,那些思念与不舍在二十年的流水里倾泻而出,而他一句:我也是。竟一把抱过她来吻了上去,在音乐的喧哗与众人的惊诧中,两人拥吻着久久不忍松开。

二十年前,他们相爱,那时都是十九岁,花一样的年纪,风一样的性格,一样的出类拔萃,一样的轻狂骄傲。他纵容着她的一切小心眼,愿意为他放下他的所有骄傲;她喜欢他的另类,他的幽默,他的似乎什么都知道。在学业将尽开始实习的那段日子,他们每天都要去很远一个河边,那儿有很多的柴草垛,还有一种独特的打着圈向上开的野花和很宽的芦苇荡。其实躲开众人的眼光只为安静的在一起读读书,聊聊天,看看河上的夕阳,仅此而已,年轻的日子纯净的象水晶一样谁也舍不得弄上一点瑕疵。若干年后,她还是会在梦里梦见那样一幅景象:静静流淌的运河边,两辆脚踏车并排停在夕阳中,象一张风景画。

是年纪太小了吧,负担不了生活的重量。说不清什么原因,说分也就分了,这一分竟是二十年。所谓"咫尺天涯"就是这样的吧,在一个小小的城市里,说不见也就可以不见,谁也没有刻意的去打听谁,偶尔碰见只是隔得远远的笑一下就过去了,纵是心海起了狂澜,谁也没有停下来,问一句::“你过的好吗?”

再后来,她去了外地,他也不知所踪,都不是喜欢热闹的人,都是孤傲清高的性子,人生各有各的轨迹,各有各的方向,若不是这次同学会,许是这一生他们都不会再见了吧。若不是有好事者组织了这场同学会,那段感情就会永远被雪藏,就象压在箱底的线装书,记载着历史也只是历史。

可就象箱子一下子被翻了个底朝天,在通知参加同学会的一刹那,那些曾有的记忆排山倒海呼啸而来,那沉寂了多年的思念如烈火般烧灼得她彻夜不眠:二十年了呵,沧海都成桑田,那个人还好吗?还记得少年时的她吗?

坐在同学之中,她等的心焦。听他们提起他来,近四十的人了,孩子才四岁,一直在外地打拼,最近才回来。电话联系他说有事来不了,她心中一紧,夺过电话,告诉他:是她,能来吗?电话那头只是迟疑,没说准话。放了电话,她只觉得一阵失落:许是他已经忘了她吧,可如果他不来,那她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开始喝酒。

酒席将散,他还是来了,隔着很远的距离,眼睛近视的她却还是一眼认出那个清瘦的身影,真是一点没变,后来他告诉她在众人之中他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一刻,她真是感谢上苍,纵是二十年红尘阻隔,风刀霜剑后彼此还没有"尘满面,鬓如霜",没有“纵使相逢应不识”,更没有太多的陌生。

相拥的那一刹那,她心里五味杂陈,几欲落泪。那个人,纵是二十年过去,感觉还如昨日般熟悉,那河畔的野花还开在自已的心里,那些青草碧树一如当年般葱翠,少年时轻易舍弃的爱情竟成了一生的伤痛。在众人的惊诧中,两人拥吻着,仿佛拥住的是自已的青春岁月,吻住的是自已的豆蔻年华,二十年的思念如洪水般决堤而出,那些爱与不舍,那些痛与沧桑尽在不言中。

时间总是快的超过感情的速度,而人生又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夜色已深,他和她各自都有等着他们回家的人。同学们纷纷散去,只他和她站在路口,不忍分手,还是分手;不说珍重,唯愿珍重,这是一场感情的盛宴,而酒醒之后,已是前生。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