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月满西窗:泪,撒在冬日第一道风口

文章来源:微型无线摄像头网 点击次数:

拥吻过了,我真地要离开,但请相信,爱海依然在,依然在。栖息久了,我需要伸缓一下蜷缩的步伐;沉醉久了,我需要振翅去寻觅一个令我简单自在的地方。太多的爱,有时是一道枷锁,薄翼的双翅真地负不起太重的力量……

泪,碎了谁的相思,湿了谁的梦呓?

泪,挂了谁的情愁,断了谁的守候?

……

(一)

几次说分手,手指总是还在牵着你的衣襟不曾松手;几次说离开,脚踏在落叶覆盖的原地还是不能转移望你的目光。秋日的阳光总是把思念散离的纷乱,秋日的风角总是把离愁拖得很长很长……

当冬的第一道凄风击打窗子时,有些微凉的脸颊终于感知再也承受不了你手指的温柔。我知道,风袭来的那一刻,我们已经站在了季节最末端的道口。该是离去的时候了,转身竟然说不出什么理由。如同我们相遇的时候,根本不晓得彼此深情驻足的缘由……

(二)

曾经那么美好的走向你、走近你,走入你语言的境地,沿着那纯净的灵魂触摸那份柔软的内心。那是怎样的一片栖息地,总是能嗅到花儿的芳香,盈草的葱绿,晨曦的娇媚,晚月的轻柔。那是怎样一块馨香的海岸,常常地枕着你手指拨弄的细浪而浅醉在那绵软的沙滩上。心儿就被你的软温细语洗浴的纯然淡静,蓝色的幽梦就依在你的怀里氤氲成缠绕的湿气,湿了我的脸颊,晶莹着你的眉梢……

你说那儿植着一棵飘着絮花的垂柳,那是你纯白的爱之音符,在一汪碧净的爱海上旋舞歌唱;你说你不管爱的海水什么时候干涸,你已经扎根下了绵绸的根系,守着花儿开,守着蝶儿来,守着我的拥吻或离开……

拥吻过了,我真地要离开,但请相信,爱海依然在,依然在。栖息久了,我需要伸缓一下蜷缩的步伐;沉醉久了,我需要振翅去寻觅一个令我简单自在的地方。太多的爱,有时是一道枷锁,薄翼的双翅真地负不起太重的力量……

(三)

当我在屏幕上敲下我要离开的字样,泪唰地一下就流了下来。本以为结束会是一份轻松,没有想到那份轻松竟是那么的痛苦和沉重。我不想擦拭眼泪,如同我不想终结离去的念想。我已经读不到你的挽留,透过屏幕我已经看到了你飞舞的泪光……

爱到深处注定是一份孤独,爱和痛是并存着的,爱有多深痛就有多深,痛有多深伤就多重。爱着为什么伤害着?我不知道答案,我也无从回答自己回答你。为什么要伤害?而且伤害的却是日夕牵挂的人。是不敢相拥吗?还是没有足够的信心去结船共渡?是不敢相碰吗?还是爱的成分太浅薄延伸不到那同舟共济的漫漫航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我把那枚紫色的口香糖放进嘴里时,我咀嚼到的是咸咸的滋味。那枚口香糖本是买给你的,我说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想亲手送到你的嘴里,让你嚼到满口的清香,直至把那香气弥散到你每一寸肌肤上,而后我会给你一个甜甜的微笑,如冬日里投下的一抹最瑰丽的暖阳……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