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星溪:忆殇——岁月匆匆、不留情

文章来源:微型无线摄像头网 点击次数:

我和这个世界永远都保持着距离,不是因为不愿意接近,而是因为我站得太高……

仰天长叹,天空是如此的灰。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灰的,喧闹但没有色彩。

我生活于闹市,却时常感到些许悲戚。

深秋,没有月亮的夜空下,一切都在污染着空气,让人窒息。细碎的蟋蟀声断断续续。当落叶大片凋零,我的眸里,也就失去了最后的自然。

我在浩瀚的天际下四处荡泊,似随风而逝的蒲公英,没有方向。我感到迷茫。找不到家,找不到依靠。

如此蹉跎,一晃,便是三年。

——题记

那年,我十一岁,由于父亲工作关系,我不得不从读了五年的小学转学。我哭了好久,那片故土承载了我整个童年,而我,却要离开了。我曾用那带着哀求的眼光看着父母,略带哭腔地求他们让我读完小学再走,但一切都没有用,最后,还是得离开。

从小就生活在那个小镇,我习惯了那带着泥土香味的空气,习惯了晚上听风吹竹叶的声音,习惯了周末的早上被鸟叫声唤醒,习惯了放学后在操场上肆无忌惮的奔跑追逐,一切都习惯了……那个暑假,整个都变了,窗前一排排高楼取代了卧室后的青翠的竹,没有鸟叫,没有清香,更没有宽阔的操场。我的世界,沧海桑田。

六年级,那是一个新的环境,新的人。我感到不适。一切都好虚假,我尽力让自己充满希望,但我做不到,我不解。这里的人,没有纯真,没有自然,更没有高洁。我擦亮双眼看世界,世界却让给我一头雾水,一片迷茫。

好长一段时间,我依然适应不了,但那让我明白,童年,不再。

那年,我第一次清楚地感觉到——孤单。

我在那个环境,只是一段很小的插曲,时常会被人忽略。我躲在阳光下最阴暗的角落,蜷缩在冷清的孤寂中,瑟缩着,褪掉最后的温暖。汽车发动机在七横八竖的车道上制造出刺耳的噪音,似重锤敲击着我的心脏——无法承受。突然间,我没有了安全感,感觉不到家的温馨。还是故乡好啊,至少在那儿,能找到心灵的安慰。没有孤独,也没有烦恼。

我在那儿受着前所未有的煎熬。

那时,我养成了一个习惯——仰头。不知有谁告诉过我,仰头,泪就不会轻易流出。那年,我很坚强,真的没有哭过。

常想,头顶的天空是故乡的那片么?被防盗栏划开无数裂隙的完美,似乎永远都无法挽回。连晴天,都是灰的。

那年,或许没有人会记得我的存在,也没有人会知道那个乡村的孩子在城市度过的十几年来最痛苦的一年,他们会无情地把我忘了,就像当年把那个可怜的孩子遗忘在闹市中一样。而我,永远记得那年带给我的悲伤,带给我的缺憾。而那年的大半光阴,我是以十二岁的年龄存在的。本命年,很苦。

于是,我习惯了孤单,习惯了在没有人陪的日子,在黑暗中舞弄着一个人的地久天长。那块永恒的阴影是上帝在我第一个十二年送给我的纪念。我铭记着那块伤,缅怀从前的晴朗的记忆。

第二年,中学第一学期,似乎又是那么多的未知。我,依然忐忑。

终于,在中学,我在沉浸于黑暗中许久的心感到一丝温暖,大家都刚认识,陌生渐渐消失在远方的未知。

开始,我以为初中能放下那些伤悲,能摆脱那些阴影。但六年级赐予我的冷漠无法淡薄,我仍然游离在记忆深处,绸缪于思绪。

于是,我不合群。大家都觉得我冷漠。我怕再被遗忘在人群之后,再一次心痛心酸。真的,怕了。我将自己伪装起来,远远的望着他们,至少,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不至于很难堪。

后两年中,我躲着世人,生活在自己的城堡,我创作着自己的文章,自己的诗歌,记下自己都不明白的字句,然后,在孤单中滑落一袭泪水,遗忘在不眠的枝头。

那随时间增长的与生俱来的忧伤,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笔下,自己都无法解释,只是莫名的生活在徘徊与矛盾之间,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压抑的奋斗能让我暂时忘记那些记忆,暂时的不去伤害自己,尽管抛给自己无数无谓的怨言。

我喜欢在空闲的时候去想那些从前的事,那是我在这个喧嚣的世界上最大的安慰,我在那个属于我的一隅仰望天空,闭上双眼,天空,依旧很蓝。梦中,我在星辰的簇拥下徜徉,那是很多年前的天空。梦,在黎明惊醒。在这个充满欺骗与罪恶的城市,我,找不到阳光。

一切都变了吗?

我的悲伤,存在于地老天荒。似水流浪,没有方向。

偶尔,还能在深秋听见些许渐远的蛩音,那似乎是最美的音乐,那是童年,是记忆,是家……

存在于心底的凄凉,如法言表的痛。我没办法试着改变,只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坚持着自己的路。我不是诗人,却有诗人的伤悲。有人说,我没有资格这样,因为我很优秀,很让人羡慕,被老师家长宠信。我曾觉得,上帝总是对我偏心,他让我几次死里逃生,让我可以屹立于别人无法企及的巅峰大声喊出自己的梦。但是,我错了。他带给了我太多无奈,我要时刻警惕着不让自己跌下山顶,我在一个人的顶端时常觉得孤单,觉得冷。

就这样,我在自我矛盾中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年。我和这个世界永远都保持着距离,不是因为不愿意接近,而是因为我站得太高……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