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baby-敏敏:挂了两颗相思泪

文章来源:微型无线摄像头网 点击次数:

我一直迟钝着,慢慢开悟,却是慢了半拍的调子。本想避开你,却鬼使神差的又犯了思念的病根。忍住的泪又轻易的想出来,一想到你给过的温暖,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待到何时持续淡然着对待这场若有若无的爱,或许如我一向清冷的目光,表面的装着坚强。

南方的冬季没有雪花飞舞,我总是幻想,幻想在一片雪地里,和你站在一起,看飘雪飞飞。偶尔的四目相对,会心一笑就能解读彼此想要说的是什么,就能知道所有的东西都能像雪花一样纯洁。真的抱歉,我不习惯去说爱,我总是用沉默来对待,其实我以为你懂,懂的一朵花儿正在悄悄开。

坐落与窗前,听风的呼叫,那么急切,像我心底对你的呐喊。你听不见,风也转告不了,它只围在我周边闹的闷响。我阻止不了这场举动,正如我拼命的不去想你,然而事与愿违,我还是会想起你,每晚对着黑夜叹息。

外面一片阳光,金色的亮度晃的我眼慌,或许我只适合呆在黑暗里静静的为你画像,静静聆听心跳的声音。我想念阳光的温度,在接触到它的时候,我会记起你给的温暖。我会忽然的怕起冷来,你已经隔的很远了,这距离似乎没有挽回的余地。似乎就这样走了。我想牢牢的抓住,可是来不及了,一切都是徒劳,剩虚幻的影子还在天空朝我笑。

树的衣服被换成了白色裙子,一直垂到地,只是上面没有衣服穿了,光秃秃的。枝桠,发黄的叶子已经被化为灰烬,树应该哭了,这么冷的冬天。昨天看见环卫工人把一颗颗树的叶子砍的光光,心里一阵难受,心疼起叶子,或着更是树。你说我不爱你,你说不懂我在想什么,你说我从来都没有关怀过你。你说这些的时候,我一直沉默着,如树面对叶子的离去。一度季节里的轮回,树不可以挽留,而我可以,只是你不知道我没有挽留的目的。

望着太阳的攀升,有些记忆模糊着,又清晰着,似乎你还没走远,还在我身边。其实你本身就从没走近过我,并不是我的心门一直关着,它也打开过呀。或许我过多的沉默,所以你犹豫着想着离开,因为你认为不值得。太阳走到中上空了,思念的影子没有之前的那么长,或许我真是自私的,自私的只想被爱,可谁听见它嘶嘶的破碎声,那么的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叶落如红尘,轮回中谁还会记得谁,谁还能记起谁。漂泊的云彩如没有思绪的我,想念一份看似过时的情,思念一份好似又能挽回的爱。看起来薄薄淡淡,但彼此似乎又挂念着,你会走到我面前吗?这季的叶子已经落光了,我特意留了一片,上面写了你好听的名字。你会执起我的手吗?这一季的冬天没有下雪,而雪花永远也不会落在你所在的天空,永远不会如我的眼泪那样纷纷扬扬。

思念的影子有多瘦呀,没有不成样,没有比黄花,没有茶饭不思。只是有点想不通,想不通当爱情靠近时的沉默,而若即若离的想念,渐行渐远的不是你,还有这颗准备开齐门的心。所到处,眼泪似乎在泛滥,一句温暖的祝福,冷冰冰的躺了好久。我像是迟季度的花,别的花儿已开的鲜艳,而我还是花苞才暂露头角。

我一直迟钝着,慢慢开悟,却是慢了半拍的调子。本想避开你,却鬼使神差的又犯了思念的病根。忍住的泪又轻易的想出来,一想到你给过的温暖,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待到何时持续淡然着对待这场若有若无的爱,或许如我一向清冷的目光,表面的装着坚强。

一片叶子混乱的飞,转了几圈还是落了地,我没听见它的哭泣,我只看见我脸上下起了雨,挂了两颗相思泪。多情却被无情恼,无情却被痴情怨,痴情却被说成是空恨。这世间的情,十个人当中九个说法都不同,而我和你不真知道是什么。我们还可以再走同一个方向吗?似乎都无法参考,无法来断定。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