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爱过的泪痕:葬情

文章来源:微型无线摄像头网 点击次数:

独自爱一个人的味道是寂寞的,当我忐忑计算着还有多少日子就要说一句“再见”时,那种无人陪我倒数的日子是一种煎熬,但我不会数出声音,我宁愿不清楚自己的坐标和原点的位置,让我在时间的直线里做一次曲线的自欺欺人。

每每伴着深沉的爱与浓烈的惆怅,总会想起那人比黄花瘦的乱世中的美神,就像很自然的忆起一位知己,又顿生一种莫名的同情与怜惜。被她对赵明诚炙热的爱、对故国诚恳的担忧、对二次婚姻的敢爱敢恨所感染着。她就是这样一位女人,在感情的世界里绝不凑合的女人,所以,我爱她,不只爱她的愁,更爱她葬情的那份凄婉。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简直成了她个人的专有品牌,彪炳于文学史,空前绝后,没有任何人敢于企及。当我们穿过历史的尘烟咀嚼她的感情时,才发现中国三千年的文学中,特立独行,登峰造极的女性也就只有她一个。她的情,满是愁;她的愁,又满是情。在金人一锤砸烂了汴京的琼楼玉苑,打破了“清明上河图”式的繁荣之后,国家开始了南逃,甚至弄丢了徽、钦二帝,她绝望;可她偏又痛失爱夫,赵明诚的突然辞世,又怎能让那双溪的舴艋舟,来载得动她的许多愁?而后,她又以身受牢狱之苦为代价,快刀斩乱麻的甩掉了张汝舟这个包袱。至此,伫立在瑟瑟秋风之中的这位乱世中的美神洒尽身后的黄花,碾尽一池的墨香,写尽一腔的宋词,只为来殉葬自己的感情!

我多想跟着历史的脚步一路追随,在风中去拾遗那被李清照埋葬的感情。

前生前世黛玉欠下宝玉的那几滴仙露琼浆化成了今生今世姻缘之桥,演绎着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让他们如水绕山,山绕水般缠绵。殊不料,这唯美的感情却终葬在这几滴仙露琼浆之上。也许吧,前世姻缘后世果,前生的定数,此生的煎熬,一切也便不好再多言什么了。

历史上的感情太凄美,作品中的感情太专业,我只能说一个太厚重,一个太文学化。二者于我还是太过于成熟,高度我无法企及。

可我毕竟不再是个孩子,亲情,爱情,有多少放得下又有多少放不下,也不能不倾吐内心的咿呀。

每当世界只剩下我与自己的心跳的时候,我唯一的办法是努力地把自己抱紧,就像我把谁搂在怀里,又像是我依偎在谁的怀里,而后才能沉沉的睡去。

每个孤独的晚上,都像电影的散场,我依旧习惯将它看成我自己的看场,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在喝下了浓郁的烈酒之后,不被回忆的往事割伤,或是割伤之后才能不被外人看个精光。

喜宴之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客人,内心仍然是一片情伤,这份伤情是源于少了谁的出场,我明白,他不会再出现,这一大家子人此时只是没有他的存在。不过还好,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提起他。

我是个不易喜而极易悲的人,所以我离开,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小坐,整理一下我混乱的思绪。暂时忘掉他也好,或是一下子把他想完也罢;让自己心平静气的放下他也好,或是痛苦的发一下疯暂时把他甩开也罢。当你没有做到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吹嘘自己能做得到,因为你下决心要做的只是一种想象的胜利。我想象着自己能胜利,即便是在没人的地方以失掉自己的风度暂时发一下疯抓一下狂为代价。可是,我好累。算了吧,我明白了:哥,忘记你,那是一辈子的事儿。

我轻轻的倚着,不再跟自己较劲,长长的舒一口气,深深的抚一下胸口。

独自时再回首吧,也许云遮断归途,纵然荆棘密布,但仍然会有难舍的旧梦。在背影远走泪眼朦胧的时候,才会更明白自己究竟有多少话要对谁诉说。不管明天要面对多少伤痛和迷惑,在这个夜里,留下过我的祝福,仍然能在寒夜温暖我。

你可以幻化成蝶,停留在这片落叶,我只像被风化的雪,埋葬在千年以前,如果可以,一并葬掉我对你的感情。可偏执的我想用尽一生的思念只为等着你在出现,回忆渐渐凋落在我身边,换不醒原来还跳动的画面,我用尽一生,明白,原来只为葬掉对你的思念。

柔柔的晚风轻轻吹过,我的心情平静而寂寞,当我想忘记爱情去勇敢生活,是谁在我耳边唱起了情歌。谁?没有人!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想象与玩笑罢了。

我与谁本不在同一个世界,就算回到了相约的地点也还是一样的不了解,其实,爱的越深才越怕伤悲,告诉自己的勇敢面对只是逞强。纵然有那么多的误会,我也愿意相信,爱到心碎才最完美!每一次我想象着和谁牵手的画面,泪水都会化成雨下满天,冲刷吧,最好一并冲走我对谁的私情。

曾以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生与死,然而泰戈尔告诉我说不是,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首诗我不要再往下念,我以为念到这于我已经非常有感触了,虽然它只是个开端。我以为,泰戈尔定是受到过感情的磨砺,不然,又怎会将这“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的深情发展成为“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上,一个却深潜海底”。

当我的心从遗失的谧静中被谁放逐,我就已经没有选择的将爱的光辉留织在我的忧伤中了。当我沉睡不醒,当我想象着等待谁对我说出一句誓言仅一句的时候,我等的谁终要随着晨星走向离愁的遥空,在谁身边渴望爱情的我已成路边独走的梦想者,只在空泛的琴弦上弹奏陌生的曲谱——谁也不懂!

但我无法压抑的住啊!无法让冲动的眼光不在杂乱的人群中探索。我的世界已有憬悟之后的平静,为何又要偏偏遇见谁,让我不得不在琴弦上反复寻找能与谁和鸣的歌曲。

矛盾让我注定没有谁,注定在灯下独自品尝寂寞,独自饮泣。我痴痴的甘愿用空虚衔接每一次等待,用疑惑追逐每一份关怀。

独自爱一个人的味道是寂寞的,当我忐忑计算着还有多少日子就要说一句“再见”时,那种无人陪我倒数的日子是一种煎熬,但我不会数出声音,我宁愿不清楚自己的坐标和原点的位置,让我在时间的直线里做一次曲线的自欺欺人。

最好可以数的清自己的生命还有多少秒,好让我在最后一刻殉葬我的感情。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